r ЇLij¿ִ

ŽýW2019-8-19 21:13:53
xΔ581

_Y,ھƽ_؈ӰFFُĴֱl˹⾀ýͶY҂һȥĦ݆ڿ˹Z˹ˣ{3ͨ^罻ýwɿУԚİԚŮ¡prһcě]Plrg2017-03-3014:09ԴھxyʲôyԓֻҪԸеĸ[@棬пܕ_󲻵ġNĻ䡣

法国作家希尔万h村֜地图上查扄那些被遗忘的“黑色道路”。他用了几个月的旉Q徒步走完了位于法国梅康囑ְ和诺曼底之间的乡村公路,向我们讲qC自己对这里的人、村?nbsp;、风景的热爱。在他看来,q些都是法国永恒的瑰宝?/P>[行者档案]希尔万h松(SylvainTessonQ,生于1972q_法国作家、记者、旅行家Q已出版十多部游记010q_他在贝加湖畔住个月Q其间所写的日记l集成《在西伯利亚林中》一书,一丑֔?4万册Q被译成十种语言Q获得散文类第奇文学奖Q该书中文版015q月出版?/FONT>希尔万h村ְ此次的法国乡村之旅写成了另外一本书《走在黑色道路上》,卛_在法国出版/FONT>抓紧旉Q去乡野接受一ơ“重塑?/STRONG>如今的政d是多么缺想象力啊!如果他们像当q的密特朗ȝ那样Q在梭鲁特(SolutréQ来一ơ徒步之旅,那么他们在民众中的支持率肯定会飙升,说不定能让他们vd生,重新获得威望。相比于那些Z昂贵的物仯大呼小叫的政客Q法国h更喜Ƣ那些深入到众中的政治家。还有什么方法能比深入基层、领略不同的风景、对法国C会z察U毫更好的呢Q国王\易十一曾用这U\访的方式来了解法国,他微服出巡,呼吸着乡野的新鲜空气。但是他的后l者们q没有沿用这一方式?/P>当我t上q条从梅康图到U唐坦的道\Ӟq没有Q何其他的目标。当时我遭遇了一ơ坠落事故,刚从医院里出来,w体不好Q呼吸短促,头脑昏沉Q我需要重新获得力量。医生把我救zMQ现在他们徏议我接受一ơ“重塑”。与其去疗养院修养n心,我觉得不如从梅康囑ְ到科唐坦q行一ơ徒步之旅。正好那时政府公布了一份报告,说这片地区“充满了郁的乡野气息”,时Q法国ȝ的让-马克·艄QJean-MarcAyraultQ着重推荐了q个地区。当地有四十余个充满郁乡村风情的盆圎ͼ所谓的“乡野气息”,指的是没有太多水泥\、互联网不发达、远行政机构的地区。对我来_q就是天堂的定义Q在q一隅,我们可以w避J华C会的纷扰。要x受原始旷野的风貌Q必要抓紧旉/P>行走在黑色道路上我有自己的旅行目标,而政府的q䆾报告替我规划好了版图。我准备C些偏ȝ|至之\Q也是我所说的“黑色道路”。这些道路不是已l设有\标的、专供远的道\Q也不是狭窄的沥青公路,而是乡村\、林间小道和被h遗忘的道路。如果不惌打扰的话Q这是一个完的道\|。因为很有人光,所以这些道路荆丛生,在\上还会遇到癞蛤蟆、母鹿,以及一些讲着古老故事的奇奇怪怪的人,他们的h生智慧ƈ不是在一个开攄世界中获得的Q而是取自于这些隐U的土地。他们不了解Ҏ普是谁,却熟悉每一|、每一头牲畜的状况。谁才是真正的博学之士呢Q是那些了解q东问题的hQ还是熟悉这片旷野的人?8月,我从法国和意大利边境出发。一开始,我每天走得ƈ不多Q也不是按直U行走。经q了3个月的行E,最l抵达了U唐坦半岛——在q里Q要么必d下脚步,要么必须跌水里。这是自然边界的优点:它ؓ我们划定了界限,抑制了我们过度的热情Q防止我们过于放U自qƲ望。有些h惌打破边界Q但是他们不懂得大自然的法则?/P>我花了几个星期的旉来采摘桑葚,随后我发玎ͼ黑色道\q不局限在地图上,它们不仅是那些被矮墙勑֋出的路线Q它们g伸到了我们国家的每一个角落。踏上这些道路,我们的生命也随之廉Q随之熾放,摆脱了世界上的Q何束~。你惌由地生活吗?那么关上飞机上的LQ从W一个逃生通道逃走Q随后一切都自然而然地发生了nbsp;方式q不重要Q重要的是要d自己的世界,不受外界q扰。因此,我们拒绝去适应意大利哲学家吉奥乔·阿甘本所U的“装|”,q些由数字革命带来的U技把我们困于牢Wg中,让我们成为政d力和丑陋的广告的奴隶。“要保健Q”这些“装|”叫嚣着Q“要长寿Q打开你的Ud装置Q快L赏!抬v你的拇指Q把声音兛_点!”我们就是这样一边安慰着自己Q一边匆匆生zȝ。黑色的道\Q这既是_的道路,也是旷野的道路,是孤独之路,也是自然之\Q它们ؓ我们提供了一U逃离q个现实世界的可能性。在徒步的过E中Q我感受C更多心灵上的逃遁。之前发生的那场坠落事故曾让我陷入昏qP之后长期的住院治疗让我׃生命的活力,而徒步让我重获体力,它在我的血涌Ӏ骨骼和每一个细胞中注入了元气。这条黑色道路ؓ我输入了营养Q我放下一切电子装|,在石子\上行C30公里后,仿佛又重新抓住了自己的生命?/P>一片让人郁郁寡Ƣ的土地\n在徒步的q三个月里,我眼前反复出现各U法国乡村艺术家的面庞,比如《山丘时代》的作者、地理学家皮埃尔·乔治Q比如普|旺斯的吟游诗h吉奥诺(GionoQ,以及卢瓦河L诗h和诺曼底的画家。在路上Q目之所及,时而是一片农甎ͼ时而是z满阛_的山坡,时而是宛如童话的山P有时会遇到山泉,会听到晚钟,会看到啃食青草的群……总而言之,q是一个画展。“这个国家有一U展C雄伟与壮观的本能,”曾787790q间游历法国的英国农学家亚瑟·杨一ơ次在他的回忆录里这栯Q无Z走到哪里Q都为“这个国家的丽”而沉醉?/P>但是H然Q这片秀的风光出现了一个“坏疽”。山丘下出现了一个商业开发区Q厂房和楼群开始涌玎ͼq片地区既不属于城市Q也不属于乡村。贝纳·马里斯把版图上的q些污点UCؓ“地理虚无”。我们ؓ什么要让这些东西蔓ӞZ么要让我们的国家遍布高速公路?即是一个个体,在四十年的时间里也不可能变得如此丑陋?/P>人类是土地毁容的|魁RQ从法国W五共和国开始,q场浩荡荡的毁容运动便开始了Q“二战”后的乡村工业化、都市化以及生活方式的瓦解是元凶。在法国ȝ吉斯卡尔·h坦的七年L内,独门独户的居住片速增长,而在密特朗Q职时期,随着来多的工厂从巴黎向外省迁U,出现了大批的大型超市,环Ş高速公路和省公\q接着居民区和大型商业中心。那Ӟ如果住在法国城郊Q那么一天的大部分时间是在R上度q的。互联网l结了蜕变,随着它的出现Q居民区中出C一U空荡诡U的气氛。小镇的镇长说他们的村镇“受到监视器的监控”,q且安装了一些“警报装|”,但是我们不需要这些警报装|,我们需要的是其乐融融的邻里关系。每当想到这些逝去的乐,M心生遗憾?/P>每次l过一个弯路,或者走下一个斜坡,我M遇到一些农民,有些Z热情地邀h喝一杯,另一些h则会斜着眼睛看我Q一些h会滔滔不l地讲述他们的不q,另一些h则连个招g不打。我希望可以见到一些土生土长的当地人,像亨利·d·帕兹斯一栯我聊聊农业。亨利是l色生的先行者,写了一本非常好看的书,叫作《土地的一隅》,对他来说Q农民就像诗人。无论农民还是诗人,他们都在l放自己的果实:或是一芜菁,或是一首十二音节诗Q他们在无Ş的劳动中收获了果实/P>我很遇到既是诗人、又是农民的人,现如今,比v高谈阔论Q传l的农业U植者更喜欢全神贯注地耕种自己的土地。他们如今采用的是统一的、大规模的开采方法,因此l我们留下了q样一片让人郁郁寡Ƣ的土地。篱W、灌木丛、沼泽、河堤都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收益率高的、点~着车库和肥料堆的大草原。如今,农场开始走下坡路,昔日的繁荣不再,q些U植者很辛苦Q每天都要到晚上才开着拖拉机回到农场。在q个时代Qh们L一遍遍地说Q要惌富,首先应该h。生zLL艰辛的/P>看到q样的生z,M有些感伤。ؓ了摆pU情l,我l向上攀爬,惌看一看空无h烟的乡野。在高原的山谷里有一些废墟,一眨眼工夫Q农民便抛弃了这些高地。工业革命?914q由于内战造成的h口损失,以及1950q代的农村h口的减少Qɘq里变成了空L、永恒的哨卡Qhq罕臻I狹{蝾螈和蝰蛇遍布于此?/P>在\上会遇到一些讲着古老故事的奇奇怪怪的人,他们的h生智慧ƈ不是在一个开攄世界中获得的Q而是取自于这些隐U的土地。他们不了解Ҏ普是谁,却熟悉每一|、每一头牲畜的状况。谁才是真正的博学之士呢Q是那些了解q东问题的hQ还是熟悉这片旷野的人?\n黑色的道路,q既是精的道\Q也是旷野的道\Q是孤独之\Q也是自然之路,它们为我们提供了一U逃离q个现实世界的可能性。这条黑色道路ؓ我输入了营养Q我放下一切电子装|,在石子\上行C30公里后,仿佛又重新抓住了自己的生命?/P>观念要深深地Ҏ于一片土圎ͼ一片被阛_、被一代代Z耕种的土地。我在黑色道路上遇到了Ş形色色的人,他们向我讲述了他们的乡野、他们的习俗、他们的风景、他们的食物、他们喜Ƣ的酒、他们饲ȝ牲畜、他们耕种的土地、他们繁衍生息了几个世纪的、被他们亲切地称为“我们的家园”的地方/P>SourcePh"style="display:none">šλ͵ˣpʧСķDARPAL܊Ϣʿf075ֱC]ŞĿǰϺһ촬˾졣ĿǰꑵSLǺڰP҂¿ˮefʲôҲ֪g҂ֻܸۡ

вօ^hδˮĥվTI{eaΡ六王毕,四v一?/P>公元21q_持箋燃烧了数十蝲的硝烟慢慢散厅R一片废墟与焦土之中Q大U帝国如同巨日冉冉上升/P>q轮巨日的缔造者就是谤满千载、誉满千载的嬴政Q即U始皇。这位千古一帝创下的伟业是前人无法想像的Q帝国版囄一ơ远及烟瘴的桂林、象郡及南vQ天才地废除了风行已久的分封Ӟ创立了从那以后沿袭两千多q的郡县Ӟ真正使帝国成Z个统一的有机整体/P>嬴政的初h一个美好的假想Q他驑ִ之后Q子子孙孙能够一代接一代地l承他创下的帝国衣钵Q由始皇而二世三世乃至于千世万世/P>他没有想到的是,他的帝国仅仅传了两代。他更没有想到的是,Z的帝国充当掘墓h的,竟然是他十分宠信的三个近臣或亲h/P>作ؓ中国历史上最早窃取国家大权的宦官Qn高早期的生存I间其实很狭。秦始皇对宦官向来没有什么好印象Q而且几乎没有重用q宦官。有一ơ,U始皇看到首相李斯R驑֤盛——也是排场太过奢华Q表情有些不悦,w边的一个宦官悄悄把q情况透露l李斯。李斯下一ơ出行果然轻车简从,始皇发v火来Q“这一定是太监泄露了我的话。”严令查办,那位热爱拍马屁的家伙没查出来Q秦始皇把在场的太监统l处歅R?/P>赵高是如何v家的但n高不但没有在q个狭小而危险的生存I间里被消灭Q反而成为大U帝国最重要的掘墓hQ这和他打心眼里热爱q坏事,而且认定要干大坏事才能出人头地大大相兟?/P>时机l于在等待中来。秦始皇三十七年十月Q始皇游兴大发,带着一支庞大的队伍巡游天下。和始皇同行的,有首相李斯,以及中R府o赵高——可能由于R马管理到位,赵高Zq兼M始皇的机要秘书,负责理C/P>U始皇有20多个儿子Q其中有接班人风范的是长子扶苏,Zȝ他,始皇z他C郡与蒙恬搭挡Q对抗匈奴。小儿子胡亥q是不到20岁的q轻人,跟父亲一起出来旅行?/P>ơ年七月Q秦始皇往咔R回程Q到达河北沙丘时Q病体不支,自知难保Qo赵高赯了一份政治遗嘱,q䆾政治遗嘱其实是一给长子扶苏的信Q“以兵属蒙恬Q与丧会咔R而葬。?/P>问题出在秦始皇早死了那么半个时辰。当Ӟ遗嘱刚写好密,q来不及交给使者,U始皇便驑ִ了?/P>既然历史已将千蝲N的Z送到赵高手里Qn高就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客气。他看看w在席上的秦始皇散发着余温的尸体,开始了他ؓ大秦帝国掘墓的第一步/P>赵高秦始皇令他赯的遗嘱悄悄藏hQ跑L胡亥Q“现在始皇陛下驾崩了Q只l你的长兄扶苏写了封信,对你们其他王子王孙,可是一点封赐都没有呀。扶苏到了咸阻I׃马上l位为皇帝。你却没有立锥之圎ͼ你将来可怎么办?/P>实事求是地说Q胡亥那时还只是一个不明世事,也没有太多野心的q轻人,对n高这番话Q胡亥回{得像一个忠臣孝子:“我听h家说q,明君最能了解臣子,明父最能知晓儿奟뀂父亲现在去世了Q他没有分封我们Q我们这些做儿子的,是不应该有什么想法的。?/P>赵高大摇其头Q“你说的当然有道理。但是,现在君天下的权力,正好落到了你和我以及李首怸人手里,希望你能抓住q个大好时机Q免得将来后悔。况且,让别人做自己的臣子和自己做别人的臣子Q制服他Z被他人所Ӟ实在有天壤之别呀。/P>胡亥虽说q纪q不大,但n高一番话Q已使他春情澎湃Q却有些担心地装出坐怀不ؕ的样子说Q“废了兄长而立弟弟Q这是不义的事情Q不奉行父亲的旨意,q是不孝的事情;我水q不高Q勉强出来主持工作,q是自不量力的事情;q三件事情,恐怕到时会引v天下人的不满Q那样一来,我岂不十分危险了吗?/P>赵高做出hȀ昂的样子_“我听说商汤和周武王杀了他们的君主Q天下h都说他们是义举,而没有h指责他们不忠。卫国的国君杀了他的亲老爹Q而卫国h民却歌颂他,q孔老二q样的大圣h也出大拇指说OKQ从没h认ؓq是不孝。老n我觉得,人生在世Q有大行动的时候,千万不要ֿ问题,盛d之下不必辞让。如果顾忌小节而忘记大事,来一定追悔莫及。如果敢说敢做,q鬼都要怕你Q希望你听我的劝告吧。?/P>话说到这份上Q胡亥大概觉得谦让得也差不多了,何况人家老n说了Q盛德不辞让嘛,他就装模做样地长叹了一壎ͼ“好吧,按你说的去办吧。不q,父皇的CD没办Q甚臌没有诏告天下Q就怕李斯不肯干。/P>要做一只官仓里的成功老鼠李斯是楚国上蔡hQ年LQ托关系在郡里干临时工,从事抄抄写写的工作。有一天,李斯y在厕所里方便,发现生活在厕所里的老鼠们只能吃_便Q而一旦有人来吓得惊慌失措,四处逃窜。一会儿他到官仓办事Q发现生zd官仓里的老鼠一个个悠然自在地吃_食Q既没有狗来咬它们,人来了也无动于衷。李斯因而感慨万分:大家同ؓ老鼠Q只是由于所处的环境不一P命运真是天壤之别呀。一个h成ؓ别h慕的成功h士或是被W的p|者,也和老鼠们原是一个道理?/P>看来李斯是个敏锐的行动主义者,在看到老鼠们的不同C和不同命q后Q这位年ȝ后生军_要做一只官仓里的成功老鼠。他当即向长官辞职,因ؓ他深知,在时工q种位置上哪怕干上八辈子也是没有前途的?/P>李斯弃吏为学Q投奔了当时全中国最有名气的大学者荀子,学习帝王d之术。学成之后,李斯审时度势地看刎ͼ楚国虽是自己的父母之邦,却早已江x下,其他几个国家也不与谋,唯有西边的秦国,正如日中天,因此打v背包投CU相吕不韦门下?/P>在秦国,李斯果然一步一个脚华ͼ慢慢׃吕不韦门下؜稀饭的舍hQ؜C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位|(廷尉Q。随着东方六国一个个烟消云散Q李斯也升到了一Z下万Z上的位置——首相(丞相Q?/P>U始皇在旅行途中H然MQ这是帝国最大的变故和最重要的机密。李斯以W一行政长官的n份认为,现在车驾q在回咸阳途中Q而皇上已MQ太子却没即位,如果一旦这个消息散发出去,必然会引起一撮别有用心的h的骚动。于是,U始皇去世的消息只限于包括李斯、n高和胡亥{五六个人知道的范围/P>U始皇的怽被放|在他一直乘坐的温凉车上Qؓ了掩盖尸体发出的臭味Q秦始皇的坐驑֐面紧跟了一辆装满带鱼和咔R的水产R。秦始皇每天所要吃的饭Q也照常׃者送入车内Q再p亥等Z注意时拿出来倒掉。文武百官要上奏事情的,照例由李斯在一旁代问处理?/P>赵高在说动了胡亥动手政变后,下一个必说服的人就是李斯。没有李斯援手,一切都只是镜中花水中月/P>赵高Ҏ斯说Q“您知道Q皇上去世了Q写了一遗书给长子扶苏Q要他回咔RL丧事Q位ؓ君。但q封信还没有送走Q皇上就M了,除了你我以外Q还没有M人知道这件事情。现在,q封信和皇上的印章都在我手里Q让谁当太子l承皇位Q也是你我二h的事了。您觉得我们该怎么办呢Q/P>李斯政治觉悟q是有一些,他当x色道Q“你哪里来的q种亡国之言Q这U事是我们当臣子的h可以讨论的吗Q/P>赵高不慌不忙地向李斯相公_“丞相啊Q你q是自我掂量一下吧。论才能Q你能与蒙恬相提q论吗?论功劻I你能与蒙恬不分高下吗Q论谋略Q你能与蒙恬一比高低吗Q论人心Q你能与蒙恬q齐驱吗?论和卛_l位的扶苏的关系Q你能赶得上蒙恬吗?/P>估计q五个问题也是李斯经ؓ之苦恼的Q蒙恬作为名和皇长子扶苏的心腹的存在,必定是他心中难以Ҏ的阴影。李斯不用考虑可以回{:“这五者我都不如蒙恬。?/P>赵高q一步说Q“我在内宫之中管?0多年了,从没见到q有哪位丞相U别的高U官员得到过善终Q一朝天子一朝臣Q都没有能经历过两代的。皇上有20多个儿子Q长子扶苏ؓ人刚毅正_深得人心Q一旦他真的成ؓ天子Q肯定会启用和他U交甚好关系很铁的蒙恬代替你。你只能告老还乡,郁郁而终|了。而皇上幼子胡亥是我的学生Q此人礼贤下士,轻胦重义Q完全有人君的风范,要是你肯在关键时d他一把,他难道不知恩图报Q?/P>坦率地说Q李斯虽然内心有着太多的阴影,毕竟q是一位恪职守的好公仆,可能此前从来没有想到过要背弃秦始皇遗诏另立新君。他用书呆子的口dq历史想反过来说服n高:“我听说晋国因废立太子之故,造成国家三代不得安宁Q齐桓公兄弟争夺l承权,弄得v萧墙Q商U王杀兄屠叔,弄得国破家亡。这三者都是前车之覆,我李某如何敢q背先帝的旨意,参与q种非h臣所Z事呢Q?/P>赵高厉声道:“当今的大权卛_操纵在胡亥手里,你如果识时务的话Q自然免不了l箋荣华富贵Q泽被子孙;反之Q完全可能落个家破h亡的l局。?/P>李斯知道赵高的这番话可不是威胁,q个以知识入股秦帝国的技术官僚这回呆了,他“Ԓ天而叹Q垂泪太息”,_“天啦,我李斯生逢ؕ世,既然不能以死来报{先帝,我的命运又将托付到哪里呢Q/P>其实Q在李斯q声愧对先帝的叹息声中,他已l与赵高和幕后的胡亥一同结成了U帝国的掘墓同盟。而大U帝国的朗朗乑֝Q蒙上了积重的阴云?/P>播下的是龙种Q收L是蟩/STRONG>李斯既然上了DQ以他知识分子的认真和技术官僚的倔强Q他一定会努力成ؓ一个杰出的坏h/P>于是U始皇的遗嘱被重新炮Ӟ明o立胡亥ؓ太子Q而对胡亥{h有极大威胁的长子扶苏及蒙恬,则以U始皇的名义另写一信Q赐剑一把,令其自杀/P>扶苏接到使者送来的信Q大哭不止,p按“父皇”之命自杀。蒙恬到底多zM些岁敎ͼ立即上前制止?/P>扶苏本是U始0多个儿子中最有见识的Q可不知Z么也脑子里蒙了猪油,对蒙恬的Ҏ没采U뀂他_“父亲既然要我死Q我q有什么说的呢Q”说|,拔剑自裁Q一命呜呹{/P>蒙恬不肯自裁Q者只得将他押到阳周关了v来。蒙恬不走运的是Q早几年前,赵高曄q一些过失,U始皇让蒙恬调查Q蒙恬就真的调查了一番,赵高差点掉了脑袋。n高现在大权在握,要是不给蒙恬一炚w色看Q那岂不是对权力的侮辱?胡亥大概也没惛_自己有黄袍加w的一天,因此Q当他如同做梦一L上了皇帝的龙椅,做了阿房宫和整个天下的主人,W一个要感谢的就是n高。n高很快被ؓ首都警卫部队oQ郎中oQ兼宫hU书长(怾中用事)/P>胡亥q方21岁,有一天,他找到n高谈心,说了一番著名的话:“一个h生在Z_像骏马跑过一方小I隙那么短暂。我现在既然已经君天下Q打极情欢乐,以实现我多年以来的理惻I你看如何Q?/P>赵高回答_“陛下呀Q这些都是古往今来那些最圣明的君主要q的好事。不q,我想提醒陛下一下,在干q些事之前,你还需要做另一件事。?/P>U观历史上的反面人物Q虽然他们的阴谋一时得逞,但心中也有忐忑不安的时候,每当q种心病发作Q他们自以ؓ最好的办法是可能的潜在敌h一|打?/P>现在赵高的这U心病就发作了,他说Q“我们在沙丘q的那g事,虽然做得很隐U,但诸位皇子和大臣都在暗地里叽叽喳喛_表示怀疑。诸位皇子都是陛下你的哥哥,大臣则都是先帝提拔v来的。现在陛下你才刚刚即位,板凳q没坐热Q要是他们一旦不服,你就很危险了Q陛下你哪里q有Z实现你‘穷心志之所乐’的理想呢??/P>赵高的话听得胡亥胆战心惊Q急忙习惯性地要n高拿L。n高当然早有L了,他说Q“要立最严酷的法律,那些犯了罪的h和他们的亲戚朋友一起实行连坐,乃至于灭族。还要将先帝提拔的大臣一|打,重新d忠于陛下的新人;q离你那些哥哥们Q要让从前地位下q变得高贵Q从前高늚变得下贱。这样一来,陛下׃恩威皆得Q可以放心大胆地d加派Ҏ联欢了。?/P>一个傻子遇C个骗子的时候,悲剧发生了。对赵高的一z胡aQ胡亥认Z高明之见Q完全是在改造一个旧C会?/P>首先被n高干掉的是他的仇恬和其弟蒙毅。蒙家在Uؓ,已历三世Q篏立战功,却被莫须有的|名灭掉了?/P>蒙氏兄弟既灭Q下一个目标是胡亥那众多的弟兄。其中有6个哥哥和10个姐妹被杀d杜县Q?0个哥哥则在咸阛_歅Rhq时候,q些锦衣玉食的皇子皇孙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此生ؓ何要投胎帝王之家/P>胡亥有个哥哥叫嬴高,是诸位弟兄里最后被处死的。在{待处决的日子里Q他曾想到过逃亡Q但嬴高是一位负责的父亲和丈夫,他害怕自己逃出地狱Q到时胡亥会生气地砍他的家h。百般无奈之下,嬴高惛_了古往今来最令h瞠目的一招:他向胡亥上书Q说是父皇在世的时候,对他恩重如山Q现在他老h家不q去世,当儿子的也不想独zM上,打算自尽后ؓ父皇D葬Q请求皇上批准ؓ荗?/P>在秦始皇0余个子女中,只有嬴高耍了个小的花招Q才换来了体面的歅R在赵高和胡亥大挥屠刀的时候,首相李斯在历史上竟然没有一个字儿的记蝲。但面对风v云涌的农民v义,李斯却不能不。不q,他数ơ上奏,胡亥却不理不睬,wؓ帝国首相Q他竟然q见到皇帝的Z也很了/P>此前Qn高语重心长地告诉胡亥Q“陛下你要显Cq贵Q就一定要深居出,不必天天按时上朝搞坐班制Q您q很q轻Q万一不慎在大臣面前说错了话,那岂不被他们看了?要依我说Q陛下您q是在宫里幸地歇着吧,至于ȝ国家q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情Q由我和其他几位熟悉法o的大臣处理就是了Q遇C重大事情Q我们再向您L吧。/P>得到了胡亥的认可Q大U帝国“鸡毛蒜皮”的国事当然都由赵高来处理,虽然他的职务其实q不高,但论实权Q首相李斯也无法望其背了。更怪的是,自从赵高执权以后Q这个国家似乎就从没发生q一件大事——包括陈胜吴qv义,包括羽大破U国正规的中央军团/P>比v赵高Q李斯要有道d感和责Q感的官员Q皇上沉溺深宫,U|声色犬马Q国事日非,他这个帝国首怸能不站出来说话。可胡亥却责问他Q“过去,你的老同学韩非子说过Q古代的君主都十分勤劌苦,可我要问Q难道做君主理天下是Z受苦受篏吗?q不q是他们无能才造成的。圣明的君主ȝ天下Q就是像我这P要让天下适应自己Q如果连自己都不能满I又如何能使天下满_Q我想随心所Ԍ而且q要永远l治天下Q你李斯有什么办法呢Q/P>“如果没有n君,我几乎被丞相出卖了?/STRONG>沙丘之谋Qn高成功地李斯拉C自己的战车上Q因此他们算是一根上的两只蚂蚱。但在顺利地使胡亥位ƈq掉了威胁分子扶苏和蒙恬后,q一根上的两只蚂蚱也该解体了。n高如何能容忍C在他之上的李斯l存在呢Q?/P>赵高{到胡亥和宫女们玩得胡天胡地正在兴头上的时候,zhd诉李斯,现在陛下正闲着没事Q你快去q谏吧。李斯不知是计,满怀救民救国的激情跑去进谏——难道世界上q有打断一个昏君淫乐更令他生气的吗Q如此者三Q胡亥怒火冲天Q朝赵高发脾气说Q“我I闲的时候李斯不来,偏偏每次都选在我刚刚玩得入港的紧要兛_Q跑来进什么鸟谏,q家伙是不是看我q轻Q就三番五次地戏耍我Q看不v我??/P>一旁的赵高徐徐说道Q“陛下,您可要当心呀Q沙丘那件事情,李斯参与了策划,后来却没有加官进爵,他肯定是惌裂土王才满意。/P>E有心眼儿的人都能看出,赵高的话乃一z胡aQ首相已是当今最大的官了Q再往哪里升呢Q至于裂土封王,李斯是坚军_对分制的。胡亥可不这么想Q因Z的脑袋已l长在n高n上/P>赵高l箋La加醋Q“李斯位高权重,亲信遍布朝野Q我实在是替陛下的处境感到担忧呀。/P>胡亥从来没有主见,除了在玩女h和大吃大喝上。n高的报告让胡亥惊出一w冷汗,现在他唯一要做的事Q就是迅速将p李斯下狱/P>李斯下到׃Q悲愤可惌知。不q,他仍然对胡亥心存qLQ认一切不q是赵高的诡计,一旦陛下幡焉悟,׃他从狱中放出去Q官复原职——这U冤臣屈子对陛下莫名其妙的惻I在几千年的中国历史上一演再演,虽然q种qL几乎没有一个真正地实现?/P>李斯在狱中给胡亥写了一道奏章。奏章里Q李斯正话反_己列了七大罪Ӟ诸如为秦国开疆拓土,辅佐始皇剪灭六国Q修建驰道,制订度量衡,{等。实则是以七大罪之名提醒胡亥Q俺老李可是一个大功臣啦,你不能亏待了俺!\nq封沉重的竹q没有交到胡亥手里,赵高岂容李斯向胡亥辩解?不能。n高说了:“罪犯哪里有上书的权利?”估计这饱含李斯希望和委屈的竹被n高用来生炉子了。不q,话又说回来,即胡亥看到q封竹简Q恐怕也是无动于P会随手交ln高处理。你xQ你一个前朝大臣,在另一朝天子那里去臭表功,不是自找不自在吗Q/P>在最后的岁月里,李斯遭受了无以计数的酷刑Q“榜掠千余”,折磨得无复h形。自古到今,刑讯g都是百试N的好办法Q在严刑h之下Q还有什么样的口供审不出来呢Q只怕到了生不如ȝ地步Q受刑者最大的q福是按照审讯者的要求自证其罪Q早点结束这人间地狱的可怕遭遇?/P>李斯吃打不过Q“榜掠千余”就是用木板打了一千多下,即Z了这一千多下,接下来则是两千三千Q直到打得李斯的_d崩溃为止。他l于招认了n高强加于自己w上的罪名——此时他一定看C自己一生的荒诞Q最令h哭笑不得的是Q当胡亥见到Ҏ斯的审讯记录后,心有余悸又万分庆q地_“如果没有n君,我几乎被丞相出卖/P>U二世二q七月,李斯在“具五刑”之后腰斩于咔R。所谓“具五刑”,是在处M前先处以五种酷刑Q对一个即走上断头\的h不辞ȝ地“具五刑”,目的只有一个,那就是仅仅让他的肉体从这个世界上消失q不能让他的敌h满意Q必d大他在d的肉w痛苦。这五刑包括Q墨、劓、非、宫、大辟?/P>五刑的内容分别是Q墨Q在怸dQ劓Q割掉E子;非,砍断双Q宫Q斩ȝD器Q大辟,砍头。也是_李斯最l受到的处理是:在严刑拷打了一千余大板后,怸被侮辱性地M了字Q割掉了d——这使他的一张老脸昑־很宽阔;再砍断双I看上L斯已l不是严格意义上的h形了Q再L他曾l“性福”的弟弟;再将李斯的半截奄奄一息的w体攑֜木砧上,刽子手用斧头他从腰部斩Z断;q时的李斯就应该断气了,但他应该受到的处|还没结束,在严肃的监斩官的注视下,刽子手又李斯那颗硕大的脑袋砍了下来?/P>李斯被押往刑场Ӟ与他同时被处ȝq有他的亲h们。当是时Q李斯与他的二儿子走在一P李斯看着四周那些兴高采烈如同q节的看客们Q叹息着对二儿子_“我惛_你像以前在老家上蔡那样Q牵着黄狗C门外L猎,q样的事情永q不会再有了。?/P>白茫茫大地真q净李斯既死Q胡亥认n高大大有功——是呀Q对他们的掘墓事业而言Qn高的是功不可没——于是封Z丞相Q“事无大辄决于高”/P>赵高既握大权Q搞了一ơ民意测验,要调查一下自q势力到底有多大?/P>q天Qn高o人带一头鹿上朝Q说是献l陛下一匹良马。鹿和马的差异,惛_q儿园的朋友也分得清楚。胡亥的智商q不比幼儿园的小朋友更低Q他也认出那是一头鹿而不是一匚wQ但赵高坚持说那是马Q陛下你错认是鹿Q一定是中了邪啦。不信,你问问朝堂上的这些大臣们吧?/P>大多数大臣看Z赵高的阴谋,一个个争先恐后地站出来表态:是呀Q真是一匹好马呀。只有极数不识时务者说Q这哪里是马呢?q明明是一头鹿嘛。——这些能分L出马和鹿却分辨不出时与机的家伙,后来l统被n高送进大牢弄死了/P>胡亥听大多数臣子都说是马Q还以ؓ自己真的中了邪,忙找太卜咨询。太卜说Q“陛下春U祭的时候,斋戒不严肃,所以中了邪。/P>胡亥不怕天下大乱,却怕鬼恶作剧。他按太卜的Q前往上林斋戒。斋戒期_胡亥无事可做Q便拿v弓箭向从林子外经q的Zؕ。过了几天,又搬C座叫望夷宫的行宫里l醇酒妇人的q福生活/P>Ƣ乐了三天,赵高已决意干掉胡亥,胡亥的掘墓Q务已l完成,是该上\了?/P>赵高的女婎쀔—n高本是阉人,自然没有生育Q估计这奛_不是亲的——阎乐,时Q京城市长Q咸阳oQ,赵高命他带兵诈称有盗|杀q望夷宫/P>胡亥q对赵高心存qLQ就像当初李斯对胡亥心存qL一栗胡亥要求见赵高Q阎乐不同意。胡亥又_“那能否让我当个郡王呢?”回{不行。胡亥讨仯P“做个万户侯呢?”还是不行。胡亥最后一ơ请求:“那p我和老婆一起做个^头百姓吧。/P>当然q是不行。n高要的就是他的脑袋,要想zM去,无异与虎谋皮。胡亥无奈,只得自杀/P>胡亥dQn高立U子婴ؓ帝。秦子婴是秦始皇家族里少有的有脑袋的人。n高请他到庙告先Q他推托不去。n高听说子婴不肯,q以Z在做谦虚U呢,兴冲冲地跑到子婴府上,打算把子婴带走/P>赵高走进子婴府,他的L到了,和n高一赯处死的,包括赵高的三族,其中自然不了他的女婉K乐先生?/P>赵高的死Q标志着大秦帝国的三位掘墓h在大功告成后全都M非命。事实也是如此,子婴在位6天,屁股q没坐热Q刘邦就率军入关Q子婴素车白马,自缚请降Q把象征天下大权的传国玉玺双手奉上?/P>此后Q项进咔RQ一把大火将公元世纪全球最丽的徏{阿房宫烧成一片白圎ͼ子婴亦被处死Q大U帝国在一片风雨声中蘪然倒塌Q白茫茫大地真干净?/P>SourcePh"style="display:none">h־Ը꠵꠆TJ飬h־ԸҵһNwٸУ־ԸտJRˣ@ȡ֪Rͨ^־ԸӿԸõ˽ЇcЇ@ЩnyԌWġ

߀Ҫ磬ȥ˽Iٔ顡˴ζ߀lFɂͻ}IٱOyط顣ƽ{xֲÿķxաӛߣʲôMذYOoғһҹ󣬵ڶӻؼң܊t֓һҹǻؼεϣԓ˰ɡ

Px

u۹ͨu1.3|Ԫ ȵY@׬F2019-8-18
{h볬:̫2019-8-18
!“oһ헰 w|2019-8-18
ͨcȫ·ϗlС܇M2019-8-18
DZˏꇣfcʯcQ2019-8-17
_˹Ѻ޹ţ ػ؄M“˵ˮ2019-8-17
һ׃@У܇c؛܇ײ FK2019-8-17
ҕ΢uҶSaտ׃ ӡǧԪ2019-8-16
͠y}_ӑՓyDzȆ}2019-8-16
܊𸫌տ_`Ƥ˹H2019-8-15